工作动态

学工人防疫的点滴影像(一)

发布日期:2020-02-24 点击:
 
        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雷波说“人这一辈子,国家能有几次需要你”,学生工作者们不是医生,不能去一线挽救人民的生命,但是他们以白衣天使为榜样,不眠不休坚守思想精神的阵地。经贸与信息学院作为我校最大的二级学院,有着一批英勇无畏的娘子军,循着背影,我们寻访着她们的防疫足迹。
 
        刚出院的新晋宝妈
        何优兰,经贸与信息学院专职辅导员,主要负责2019级学前教育专业1、2、3班的学生管理工作。她于1月23日生产出院,大疫当前,她主动放弃休息,积极承担学院安排的各项防疫工作,为特殊时期疫情防控作出了一个基层辅导员的贡献。
        1月23日,她从黄石妇幼保健院出院,出院当天就接到学校指挥部命令,要求立即开展学生健康状况、所在地等基本情况摸排,要点对点联系不漏一人,将一封信和延期开学通知转达到位。3个班共142名学生,这其中西藏学生有73人,藏区通讯信号不稳定,往往联系一个学生要打3、4个电话,在每个电话中她总是不厌其烦地对她的大宝贝们嘘寒问暖、反复确认安全与否,直到孩子饿极了的啼哭声才使她发现,寒冬的夜已经转点。她说,她的心是暖的,因为学生们都很平安,她相信疫情终将过去,待到春暖花开,共沐阳光!
 
        在田野里寻找平安的信号
        乔娟,经贸与信息学院专职辅导员,主要负责18大数据班、18广告2班、18计算机1班、18幼儿管理班、19会计1班的学生管理工作。疫情发生后,在没有电脑,没有wifi,手机信号弱的情况下,她用手机、纸、笔记继续完成工作。在开学时间一再延迟的情况下,为了将网课课程及疫情防控精神准确传达给每一位学生,她整理好相关内容,采用QQ语音的方式开了新年第一次班会,为了保证会议效果和质量,她事先试用相关功能,准备好应急预案;在网络信号不稳定的情况下,事先踩点,找到稳定的信号所在地,她说她的指挥部就是那一片绿油油的麦田地。班会开的很成功,参会率100%,听着同学们熟悉的声音,她说“有种说不出来的不出的感动和奇妙,大家相隔万里,但我们依然在一起,说一声感恩无他。”寒风凛冽的田野,有一块荒草早已被她踏平,那里信号最好,是她打电话、发信息、备课的所在,也是她期盼大家平安讯息的福地。是的,国家有难,大家都必须担当,不管面对何种艰难,做好自己事,就是对目前疫情防控最大的贡献。
 
        社区志愿队来了位新成员
        汪诗文,经贸与信息学院学管干事。为响应党的号召,她自2月6日起就前往居住地袁家畈社区报到,每天起的早早的,在社区的领导下开展防控宣传、居民健康状况排查登记、小区进出口值守消毒体温测量和居民物资分拣配送工作。一个弱女子,不顾安危,拎着十几斤重的袋子,逐家逐户地爬楼送菜。旁人不知道,她的孩子还在哺乳期,也需要妈妈的照料。每天当其他志愿者休息的间隙,她还要兼顾其经贸与信息学院的部分防疫工作,跟踪大三645名毕业生的动态。2月18日、19日,她又早早的来到香樟公寓,奋战了16个小时与大家一起腾空宿舍,中午连吃饭都顾不上步行回家给孩子喂奶。她说,虽然我刚刚入党在预备期,但是我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,我也想给孩子做好榜样。
 
        “老同志”舍小家顾大家
        徐蕾莉,经贸与信息学院的专职辅导员,经贸二支部组织委员,主要负责19动漫班、19会计2班、19会计3班、19网络班的学生管理工作。疫情突发时,她展现出极强的敏感性、责任心和快速反应能力。1月22日,她提前进入备战状态,提醒学生做好防范,要求学生减少外出次数,不聚集,外出必须带口罩。疫情发生后,她更加投入地进入战时状态,她安稳下70多岁的双亲和5岁的女儿,一边全力支持奋战防控一线的丈夫,一边落实各项工作。给学生的电话从早打到晚,一遍又一遍,一天由一天,短短的十来天时间,为了掌握学生的健康状况、做好网上教学,她与学生和家长通话达700多人次,发送信息400多条,哪怕近在咫尺的女儿都无暇顾及,孩子每天自己玩、自己吃、自己睡,很乖,因为小朋友知道妈妈很忙很累。腾空宿舍的前一夜,她提前给学生联系说明原因做好登记,故意折腾女儿转点之后再睡,第二天天不亮就“狠心地”把孩子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了学校。她说,没有大家,哪有小家,有了大家,才有小家。
 
        简单的工具不简单的爱
        余细洋,经贸与信息学院中职班主任,主要负责17级电子商务技能2班和19计算机技工2班学生管理工作。疫情来的让她有些措手不及,当身无一物的她刚回老家小山村时,立即被隔离,一部手机、一支笔、一本笔记本,这便是她的全部“战斗装备”。山里信号差,她把信息写在纸上,编辑到手机保存好,寻找到信号后立即第一时间发出去;身怀六甲这种妊娠反应让她产生不适,她就一会坐着、一会蹲着、一会躺着变换着各种姿势努力工作。学生被隔离引发心理问题,她耐心细致地交心谈心;学生沉迷游戏产生厌学情绪,她嘘寒问暖关怀备至打动学生来“曲线救国”。她说,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孩子们健康成长,不光是我的孩子,还有我的那94个孩子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